快捷搜索:  天龙八部sf

苏享茂离开的这一年




苏享茂的家在北京西二旗的领秀新硅谷小区。正如小区名字一样,这里就是中国的“新硅谷”——后厂村。
 
 
 
这个小区和后厂村隔着京新高速公路,小区在东,后厂村在西。在后厂村,有联想、百度、滴滴、网易、新浪和腾讯等中国IT和互联网巨头。
 
 
 
对于IT男苏享茂来说,这里简直就是风水宝地。这块宝地曾经给予他财富,但却没有给他带来长久的好运。最终他也是在这块宝地和这个世界告别。
 
 
 
苏享茂生前所居住的小区  
 
 
 
2017年9月7日凌晨发生的事情,改变了WePhone,一款堪称“印钞机”的工具缓缓滑落;改变了苏享茂远在福建的家庭,兄长奔波,父母原本就不太好的身体变得更差;也改变了翟欣欣的人生轨迹,彻底陷入舆论的漩涡当中。
 
 
 
就在苏享茂的住所里,他的姐姐数次在近乎失控的哭声中竭力讲清楚每一个字。“对于苏家上上下下来说,突然失去亲人,一辈子都是槛。”苏家上上下下都希望这件事最终能得到一个合理的结果。但即使最后合理地解决了,在他们心里还是有个槛,挥之不去。
 
 
 
因为不管怎么样,苏享茂都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苏女士说,弟弟非常喜欢孩子,曾说他要生三四个孩子,但他从此没有自己的后代了,这个槛过不掉。“即便翟欣欣坐牢,甚至死罪了,这个槛也过不掉,因为我弟弟回不来了。”讲到这里,不仅仅是苏女士,坐在她旁边的苏享茂三哥,也哭成了泪人。眼泪顺着手臂一直淌。
 
 
 
苏女士又想起了,弟弟自从遇到翟欣欣后所受到的折磨,恐惧。她甚至有些声嘶力竭,“我想象不出来就那里跳下去的时候,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怎么就敢跳下去,你说这个槛我过的了吗?我可能过的了吗?”
 
 
 
“翟欣欣就是个魔鬼。”一直以来,苏女士觉得世界上的坏人也坏不到哪儿去,但是翟欣欣让她第一次看到了魔鬼的影子。
 
 
 
 
 
 
“姐姐,好爱你们,可是我真的不想再继续了,对不起家人。”
 
 
 
这一条微信发送成功后,苏享茂把手机放在楼顶的西南角,随即纵身一跃跳了下去。此时,姐姐正在苏享茂脚下的一个房间里熟睡。
 
 
 
平时他一个人住的时候,这间房子是他的书房。苏女士每次来北京,就睡在那里。经过长时间的疲惫,突然放松下来的姐姐当晚睡得很早,也睡得很安稳。
 
 
 
从楼顶跃下的那一刻,他首先经过的就是书房的窗户,如果他能看到,一定可以看到熟睡中的姐姐。但是很快地,他就重重砸在绿化带上。
 
 
 
     事发地点   
 
 
 
大约十米远的地方,是小区的西北门。凌晨五点的时间,出入的车辆不多,晨练的居民首先听到声响,叫醒了正在昏昏入睡的值守保安。
 
 
 
于是他慌慌张张报警。不久之后,苏享茂的姐姐被一阵阵用力击打的敲门声惊醒。“你们家好像有人跳楼了。”来者语音略带颤抖。苏女士一看弟弟不在房间,预感大事不妙,肯定是弟弟出事了。
 
 
 
她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
 
 
 
这个细节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总是像电影回放似的在苏女士脑海中出现。很长一段时间里,苏女士总是在凌晨五点就惊醒。她每次都知道这是一个梦,但是总在重复这个梦。回想起那一刻,苏女士的掩面痛哭也已经成为习惯。苏享茂的三哥,点起了一根烟独自走向阳台,希望能将心中的痛苦随着香烟吐出来。
 
 
 
苏家三兄弟,谁都抹过眼泪。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也不过如此。
 
 
 
苏享茂离开的这一年,他原来的住所摆设和此前都没什么变化,很符合他的风格和职业。简单朴素,没有特别多且颜色外形浮夸的摆设,书房也就是一个装满书的书柜和一个电脑桌,摆着一台iMac。
 
 
 
唯一的变化,就是此前苏享茂买回来的一株观赏榕已经枯萎死去,但苏女士也没舍得把它丢弃,而是放在了阳台。这里是他们来北京办事的暂住地,也保存着对于苏享茂的思念。
 
 
 
这一年以来,苏享茂的大哥苏享龙和姐姐苏女士频繁地交替往返北京。每次苏女士来北京办事,身边都会跟着其中一位兄弟,才能应对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作为事件的亲历者,她的情绪随时控制不住。
 
 
 
 
 
 
苏享茂出生于福建省建瓯市的一个农村家庭,家中有五个兄弟姐妹。苏享茂是家中最小的弟弟,上有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其中姐姐排行老二。
 
 
 
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自然得到多一些关爱。苏享茂从小和姐姐走得近,有了微信之后,几乎每个晚上他们都会互道晚安,这个习惯一直保持。
 
 
 
她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来到北京。2017年9月7日之前,每一次来北京都是家庭团聚的快乐,最长的时候她会带着自己的孩子在北京和苏享茂待上40多天。不过,之后就都变了。
 
 
 
事发之后,9月7日一大早,苏女士首先联系了大哥苏享龙。事发前两天尚和妹妹在北京帮助苏享茂准备诉讼材料的苏享龙,在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即前往山东一茶叶市场,为自己的茶叶生意开拓客户。得知噩耗之后,他很快返回了北京料理苏享茂的后事。
 
 
 
9月9日,尚在山上忙碌的苏享茂三哥在微信收到一条朋友转来的链接,打开一看难以置信,跟姐姐确认后,一直痛苦地在电话中追问“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很快家里人陆续得到了消息。
 
 
 
15层楼的高度  
 
 
 
忍着悲痛,大家商量并达成一致意见,对年迈的父母亲保密,由侄儿带到他们外地旅游,尽可能推迟他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间。
 
 
 
最终,越来越多的人还是知道了这个事情。
 
 
 
首先是苏女士的儿子,他和小舅苏享茂的关系非常好。有一次苏享茂到杭州开会,他还在上学也请假独自一人前往杭州与苏享茂会合。慢慢他察觉到了一些异样。上网一看发现小舅的WePhone已经暂时停止服务,并且也看到不好的消息。
 
 
 
但他没有选择和母亲去谈论这些事情。而是悄悄告诉了父亲,并且还通过父亲给了苏女士安慰——“事情会好起来的。”
 
 
 
2018年的春节,父母亲没有像往常那样等到小儿子苏享茂的归来。在前一年的春节,一个大家庭还在一起拍了全家福,四代同堂。
 
 
 
那个春节对于苏家人来说,相当冷清。这种冷清不仅来自于没有相互祝福的推杯换盏,也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悲痛和思念。
 
 
 
这个家庭怎么都想不到,在2017年5月的时候还看到非常恩爱的两个人,如今一个从天使变成了魔鬼,一个从现实世界去了极乐世界。
 
 
 
 
 
 
2017年3月30日,苏享茂和翟欣欣在红娘的撮合下第一次见面了,聊得并不多。第二天,翟欣欣主动和苏享茂约会,双方一起吃饭之后还看了电影。
 
 
 
在这次见面之后的第二天,翟欣欣在微信中对苏享茂说她有一见钟情的感觉。苏享茂说他也是。
 
 
 
他们都是那个国内领先的在线婚恋交友网站——世纪佳缘的VIP会员。苏享茂和世纪佳缘前后签订两份VIP服务协议,总共付了20多万元的会员费。
 
 
 
苏享茂出生于1980年12月,2007年硕士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2012年创办了WePhone。由于毕业后辗转于国内外,随后致力于创业。认识翟欣欣时,时年36岁有余的他还是单身。而大哥苏享龙已经当了爷爷,姐姐苏女士的孩子读了高中,二哥、三哥的子女也都上学了。苏享茂的婚姻成了父母最大的心事。
 
 
 
挺不住期待,他考虑互联网相亲方式,购买了世纪佳缘的VIP服务。翟欣欣之前,世纪佳缘的红娘还曾给他推荐过一个相亲对象,但两人接触一段时间后没有了下文。
 
 
 
其实苏享茂自己本身是不着急结婚的,否则也不会保持单身到36岁。
 
 
 
在他提供给世纪佳缘的自我介绍中,苏享茂形容自己是“财务的自由主义者,感情的浪漫主义者,生活的现实主义者。”特别是在感情上,苏享茂希望能找到一个能一起“尝美食,看美景,风花雪月”的女孩子。
 
 
 
可以说,在后厂村那么多的IT技术男中,苏享茂是比较具有浪漫主义情怀的一位。
 
 
 
苏女士心里也着急弟弟感情上的事情,在彼此的联系中还偶尔问问他在感情上的进展。她常开玩笑似地劝劝弟弟眼光不要太高,不要那么挑剔,找一个能一起过生活的女孩子就好了。
 
 
 
但是苏享茂有自己的想法,苏女士也不干涉太多。不过,苏享茂花费大价钱购买世纪佳缘VIP服务的事情,苏女士是知道的,虽然心里不赞同这种做法,但也希望这个网站能帮弟弟相亲成功。
 
 
 
2017年4月1日,翟欣欣除了在微信说到一见钟情之外,还和苏享茂说“我想给你生孩子。”
 
 
 
如此直接,苏享茂有点意外、惊喜和神魂颠倒。虽然苏享茂事业有成,各类不动产投资、股票投资和资产将近三千万,年入200万以上。但其他条件并不突出:165cm的身高、年纪36岁、来自福建农村。
 
 
 
他既不是小鲜肉,也不是那种线条突出、阳刚气十足的大叔。但翟欣欣就不同了,属于那种背景好、成熟的靓丽佳人。
 
 
 
她拥有北京户口,在北京拥有两套别墅;出身书香门第,父亲是大学教师,母亲是退休干部,偶尔还提到自己的舅舅身居要职;朋友圈分享的是精致的下午茶,豪华跑车和各地的美景;身高175cm,比苏享茂年轻5岁,相貌靓丽;在北京交通大学的研究生学习期间还交换到美国喝过一年洋墨水。
 
 
 
从对比结果来看,翟欣欣对苏享茂一见钟情的几率几乎为零。但偏偏,这个事情就发生了。苏享茂忽略的一点是,翟欣欣说出那句“我想给你生孩子”之前,他给她看了自己的股票账户和理财账户。
 
 
 
这突然的甜蜜之后翟欣欣失联了几天。几天之后,翟欣欣从深圳回到北京,她和苏享茂的感情有增无减,暗示苏享茂继续深入交往。
 
 
 
不过此时苏享茂反而变得理智,纠结。4月13日,在为翟欣欣买下一辆价值98万元的特斯拉之后,他将和翟欣欣交往的事情告诉了姐姐。同时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忧,担心因为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而会失去这段感情。
 
 
 
此前,苏女士在北京的时候,曾两次带着弟弟去了两家不同的医院检查,医生给的结果都是乙肝病毒携带,不会影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也不具备传染性,甚至不需要服药治疗,注意饮食和休息即可。
 
 
 
苏享茂是一个追求完美和简单的人。他在给姐姐的一条微信语音中说到,如果不把这个情况告诉翟欣欣,是没办法继续下去的,必须要告诉她真实情况。苏女士觉得这样子是没错的,于是苏享茂在4月16日将这个情况告诉了翟欣欣。
 
 
 
没想到的是翟欣欣看待这件事的心态很阳光。第二天,他们相约去向专业医生进行详细咨询,了解到父亲携带对孩子几乎没影响,即使母亲携带也只要孩子出生时打疫苗就可以,成人如果曾经出现抗体就终生免疫,所以翟欣欣不用打疫苗。从医院出来,他们都很高兴。
 
 
 
这下子,他们终于彻底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
 
 
 
 
 
 
更令苏享茂感到意外的甜蜜接二连三地出现。
 
 
 
之后,他们相约去三亚旅游,苏享茂很快就订下了机票。期间,苏享茂提找个时间去老家看看父母,令苏享茂意外的是翟欣欣不仅一口答应下来,还主动提出将回苏享茂老家的行程安排在了海南旅游的行程之前,并催促着苏享茂退掉原本安排在4月21日前往海南的机票。
 
 
 
苏享茂犹豫了一下,觉得仓促了一些。因为在南方的传统中,如果一个男性带着女朋友回家,基本就相当于希望得到家人的认可,打算结婚了。
 
 
 
他把这个想法也跟姐姐交流了,苏女士也认为等双方了解时间更长了,确定了再回家合适些。但苏享茂想,既然翟欣欣主动提出先回家再去旅游,不让她去似乎不太好,于是确定先回家看父母。
 
 
 
4月30日,他们一起回到了苏享茂的福建老家。苏家全家人在忙碌和忐忑中接待了这位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北京客人。苏享茂的三哥借了一辆车带着翟欣欣去了大哥的茶山游玩;苏享茂的大哥和姐姐还把家人都接来了县城,来了个全家团聚。
 
 
 
甚至苏享茂的一个阿姨,在苏享茂带着翟欣欣去看她的时候,不顾第二天就要做手术的病痛,给他们做了一桌子菜。
 
 
 
当然,翟欣欣表现也非常的好。不仅处处表现出对苏享茂的喜爱和照顾,还主动给他夹菜,不停地夸赞苏享茂。回到苏享茂父母老家的时候,还亲自动手做了一盘菜。没有抱怨农村条件差,没有私底下说农村人没见识,也没体现出自己的优越感。
 
 
 
在苏家人看来,翟欣欣就是一个“天使”,苏享茂是捡到了一块宝。
 
       翟欣欣(左)、苏享茂(右)及其父母
 
 
 
福建的7天行程结束之后,紧接着两人在5月6日前往海南三亚旅游。也正是这次行程,翟欣欣第一次彻底暴露了自己本来的面目。
 
 
 
到了海南的第二天,翟欣欣在酒店外看到一场婚礼,告诉苏享茂她的婚礼也想在这里举行——瑞吉酒店,三亚最好的酒店之一;并且还说自己很喜欢三亚,想着一年之中能经常来这里住。
 
 
 
5月8日由翟欣欣主导,开始带着看房,最终选定了雅居乐清水湾一套价值300多万的期房。但是这套房子无论是结构座向还是观景都不太合适,而即将完工的新一期楼盘拥有更好的观景角度,销售人员也是如此推荐。但是翟欣欣确定了就这一套。
 
 
 
同时,在与销售微信交流时,翟欣欣以销售普通话不标准,担心苏享茂听不明白为由,拒绝了苏享茂加入购房群微信聊天的要求。当苏享茂提出贷款买房,想多留些现金投资时,翟欣欣坚持要求苏享茂全额支付,贷款买房麻烦,又显小气。
 
 
 
在翟欣欣的一再要求下,苏享茂让步了。在签订购房合同的时候,苏享茂发现认购合同上写着两个人的名字,而且翟欣欣排在前面。他心中有一丝不快,但最终还是签下了这份购房合同。
 
 
 
此后他们还辗转于香港和澳门继续旅游。在香港的时候,翟欣欣因为苏享茂不愿意删除世纪佳缘红娘微信一事与其大吵一架,几乎直接收拾行李就要走人。后来苏享茂妥协认错并挽留,矛盾才得以解决。
 
 
 
5月30日,他们从澳门回到了北京。这趟旅行,在海南买房和在香港澳门购物,苏享茂差不多花了370万元。
 
 
 
 
 
 
刚回到北京,翟欣欣就张罗着结婚的事情了。5月31日就问苏享茂去领结婚证的事情,最终将领证时间赶着早地定在了6月2日。
 
 
 
不过就在儿童节当天,翟欣欣半开玩笑似的说梦见自己领过证,不过当天是先后领了结婚证和离婚证。苏享茂追问她之前是不是结婚过,翟欣欣以“为了买房而领证结婚”为由想搪塞过去。苏享茂继续追问,但是翟欣欣很生气,不愿多谈。
 
 
 
但是,苏享茂是一个比较传统的男人,他对自己要求很高,对另一半的要求也很高。此前翟欣欣在世纪佳缘的资料上写着未婚,交往的时候也没有透露过这个情况。如今知道情况后,他不太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化。
 
 
 
遂坐着翟欣欣的车从她家里回到了西二旗的住所,想要冷静一下。翟欣欣也开车跟着到了西二旗,把她在苏享茂家的所有东西打包带到她在郎辛庄的家。
 
 
 
那个晚上,苏享茂彻夜难眠,一直在想着这件事。不过后来想到自己年纪大了,翟欣欣也很得到家里人的认可。在6月2日一早上就和翟欣欣道歉,选择继续接受她。
 
 
 
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个错误的决定,导致他慢慢走向悬崖。
 
 
 
他们约定6月6日去领证。6月5日晚上,苏享茂和翟欣欣说希望看看她当时离婚的法院调解书。翟欣欣并没有拒绝,开出了“给88万元能看”的条件,不给钱的话就分手。抱着赌一把的心态,苏享茂给了翟欣欣88万元。
 
 
 
6月6日,苏享茂看到了那份法院调解书。核心信息是,翟欣欣和刘磊于2011年1月17日结婚,2011年4月1日离婚。离婚时刘磊赔偿给翟欣欣20万。
 
 
 
这与此前翟欣欣描述的“和李铁军结婚,只是为了买房,当天就离婚”差别非常大。原计划他们拿着这份调解书去派出所把翟欣欣的户口本从“未婚”改为“离异”,然后再去领证。看到调解书的苏享茂非常郁闷,在翟欣欣走进派出所一两分钟后,他就给她打电话说今天不太开心,不合适领证。
 
 
 
没想到挂了电话之后翟欣欣就已经拿着户口本出来了,并且告诉苏享茂婚姻状态已经改成了离异。翟欣欣也很生气,就在车里对苏享茂大打出手,把他的眼睛打肿了。并且以“改变了婚姻状态,无法变更为未婚”为由,向苏享茂索赔45.8万元。
 
 
 
自始至终都没看过翟欣欣户口本一眼的苏享茂,因为内疚,通过银行给翟欣欣汇款40万,支付宝转账5.8万元。
 
 
 
终于在6月7日,他们成功领了结婚证。只不过,拍结婚证照片的时候,苏享茂的眼镜还有淤青。不过翟欣欣不在乎这一切,因为她的目的只有结婚。
 
 
 
已经稍有疲惫的苏享茂没想到,令他崩溃的事情,还没结束。
 
 
 
 
 
 
领证之后,翟欣欣依然拒绝搬回苏享茂在西二旗的住所,而是住在自己家里,苏享茂也只能和她住一起。
 
 
 
她首先要求苏享茂换一个大一点的房子,因为她和她家的亲戚在北京都是住的140平以上的大房子,甚至是别墅。其次,还要苏享茂每个月给她5万元生活费。
 
 
 
6月17日,翟欣欣的父亲从山东回到了北京。这也是苏享茂第一次见到翟欣欣的父亲,双方在商谈婚礼的细节。
 
 
 
也是在这一天,世纪佳缘之前介绍的一位相亲对象向苏享茂发微信表示祝贺,翟欣欣竟以此为由,说苏享茂搞暧昧,第一次提出“确实很想离婚”。6月18日,翟欣欣要求苏享茂签署了一份协议,协议中说明,如果两人离婚,苏享茂需要赔偿翟欣欣500万元。
 
 
 
这是两人婚后第一次密集的冲突期。在与翟的一次冲突中,翟不断地指责苏享茂,甚至以乙肝携带攻击苏享茂,苏享茂很生气,也表示了对翟欣欣曾经离异的不满。翟父对此很吃惊,说并不知道翟欣欣曾经结婚又离婚。
 
 
 
从那以后,翟欣欣和苏享茂闹别扭,翟父已经不再为自己的女儿说话了。
 
 
 
6月22日,越来越压抑的苏享茂选择回到西二旗的住所。清净下来以后,他开始回顾这段经历,觉得自己选择错了,但是离婚代价又太大,骑虎难下。不过,他一直保持着和翟欣欣的联系。
 
 
 
在此期间,翟欣欣不断以各种理由向苏享茂要钱作为赔偿,并且一直要求苏享茂换大房子,理由一是她家和亲戚在北京都是住的140平以上的大房子,甚至是别墅;理由二是“身体状况不适宜住高楼,恐高”。
 
 
 
7月4日,对苏享茂各种指责后,直接告诉他“现在的关系你不太适宜住我家”,“我们是随时准备离婚的关系”,但同时说,“你要是真想跟我一起住,你就换个楼,或者租一个”,因为“住高楼不易逃生”,并立刻发送一张杭州保姆纵火案中的楼房被烧毁的图片。
 
 
 
7月6日,翟欣欣给苏享茂发她看中的别墅图片,再次以“有恐高症”为由要求苏享茂买别墅,并申明“我对你的意见我说的很清晰了,房子小、太高。如果你不愿意配合,那我也只能跟你离婚,再找了”。压抑许久的苏享茂或许是出于赌气,或许是想寻求解脱,回复说“既然你这么说,那就听你的只能离了。”
 
 
 
翟欣欣终于换了一副面孔。她要求苏享茂把所有的现金给她,否则举报苏享茂运营的WePhone主体公司(曳尾科技)的税务问题,并且通过在税务、公安系统的亲戚关系把苏享茂整到他被判无期徒刑为止。
 
 
 
然后两个人刚建立恋爱关系的时候,翟欣欣还曾暗示过苏享茂,如果有她家里亲戚参与帮助的话,苏享茂的公司会运营得更好。
 
 
 
在7月13日,翟欣欣打了个电话给苏享茂,要约个地点谈谈离婚协议。在苏享茂婉拒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男声:“小伙子,我们家在北京有几十口人,如果不赔钱,就关闭你的网站,没收所有收入,晚上到你家抓人。”
 
 
 
第二天,翟欣欣就给出了解决方案:赔偿1000万元,海南三亚的房子归她。并且提醒苏享茂,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她在公安局的亲戚了。
 
 
 
这个时候,苏享茂IT技术男的短板露出来了。他以为自己的税务问题真的很严重,对于WePhone视为宝贝的他心里也着急了。加上短时间经历那么多变故,身心俱疲的苏享茂答应了翟欣欣的条件。
 
 
 
7月16日,苏享茂和翟欣欣在万达索菲特大酒店签署了一份离婚协议:赔偿1000万元;先赔偿660万元,领离婚证之后的两个月内再给剩下的340万;海南三亚的房子归翟欣欣。
 
 
 
当时陪着翟欣欣来签字的是一位男士,声音和之前电话中的男声很像。苏享茂落笔签字后,他对苏享茂说了一句话,“小伙子,本来打算今天立案的。”
 
 
 
松了一口气的苏享茂发现自己可能受骗了,但是并没有多想,只觉得协议都已经签了,来不及了。7月18日,苏享茂将手上全部660万元转给翟欣欣后,下午就领了离婚证。
 
 
 
8月1日,还是在万达索菲特大酒店,苏享茂在一份协议上签字同意从海南三亚的房产认购合同上将自己的名字抹掉。还是当时陪着翟欣欣那位男士,在旁边录下了苏享茂签字的所有过程,发给了雅居乐清水湾的销售。
 
 
 
此后,翟欣欣一直催促苏享茂给剩余的340万,并支招他抵押西二旗的房产从银行贷款出来。但一直未能入她所愿,在9月7日凌晨,苏享茂推开家门出去,从楼梯通道走上楼顶。在楼顶他哀求过翟欣欣,也产生过争执。最终,苏享茂选择了最笨的一种解决办法。
 
 
 
苏享茂没想到这是一条通往天堂的路  
 
 
 
在他留下的手机里,有其中一段语音,翟欣欣歇斯底里地嘶吼着:“你死啊你死啊,你怎么还不去死?”
 
 
 
 
 
 
时间能解决很多问题,但也有时间无法解决的问题。
 
 
 
只要提起苏享茂和翟欣欣交往的细节,苏女士包括她的兄弟,会咒骂翟欣欣的恶毒,也会心疼苏享茂的痛苦。即使在陌生人的面前,也会失声痛哭。
 
 
 
特别是自从决定离婚后,苏享茂所遭受的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那种无助的感觉让苏女士非常心痛。
 
 
 
在拿到离婚证之后,苏享茂给姐姐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他哭得非常难受。他感叹着和姐姐说:“我也是个离过婚的人了。”并且还告诉姐姐,自己签了个1000万的离婚协议。
 
 
 
之后,还因为害怕遭受翟欣欣和其亲戚的报复,有家不敢回,只能住进宾馆,惶恐度日,晚上经常睡不着,眼睛睁开着到天亮。
 
 
 
苏女士建议弟弟买一点六味地黄丸来吃,并且什么事情都不要想,回到家里就躺下睡。并且安慰弟弟,待到自己手中的工作忙完,就去北京看他。
 
 
 
一直在8月20号之后几天,苏女士和大哥苏享龙才赶到了北京。随后就带着弟弟约见了律师和税务专家。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在律师的建议下,苏享茂才最终决定以诈骗罪起诉翟欣欣。
 
 
 
于是,苏享茂和大哥、姐姐就开始整理所有的证据和材料,包括翟欣欣在世纪佳缘的资料、双方的资金往来记录、苏享茂与翟欣欣的交往过程、翟欣欣及相关人员与苏享茂的对话截图等。
 
 
 
苏享茂从小比较害怕大哥苏享龙。为了不给小弟压力,不管是在和律师见面,还是在家中准备材料,苏享龙经常都以下去走走为由,避开苏享茂,从而减轻他的心理压力。
 
 
 
一直到9月6日上午,所有材料才最终整理完,起诉书也都准备好了。当天晚上,心中一块石头落地的苏女士,晚上后散步回来,就在书房沉睡过去。
 
 
 
苏享茂的书房   
 
 
 
所以苏女士对于这件事情感到非常内疚和自责。因为她的粗心,没有觉察到弟弟想法和情绪的变化,所以事发之后,就觉得真的快过不下去了。
 
 
 
 
 
 
“但是,弟弟没了,我们的生活还得继续。”苏女士说。
 
 
 
比以前有所改变的是,他们更加奔波,只是为了让翟欣欣得到应有的惩罚,这已经成为他们生活种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一方面,他们还在维持着WePhone的正常运营,因为很多之前充钱的用户还在使用这个软件。事发之后,税务和工商部门都曾经因为关注这件事情,上门进行了调查,结果没有发现WePhone的运营主体存在税务的问题。
 
 
 
因为苏享茂的遭遇,苏女士与苏享龙曾向北京当地公安机关提供了大量的材料,希望公安机关以“翟欣欣涉嫌诈骗”为由进行立案处理。在2017年9月7日报案后,经过不予立案,复议被驳回,以及再被更高一级公安机关复议驳回,苏女士及律师决定两条腿走路——既对翟欣欣进行民事诉讼,又积极推动刑事立案。
 
 
 
刑事立案毫无进展,但是民事诉讼却有了一些结果。
 
 
 
2018年7月12日,双方在民事诉讼开庭的庭前会议上见面了。那也是事发后苏家人第一次看到翟欣欣。陪同翟欣欣前来的是她的父亲。
 
 
 
事发之后,苏女士多次尝试联系翟欣欣及其家人。翟父的电话是可以打通的,但是一直不接听,到最后直接就挂掉了。翟欣欣也是选择冷处理,信息不回复,电话也不接。
 
 
 
苏女士看到翟欣欣情绪就已失控。她质问翟欣欣:“你敢看着我的眼睛吗?你敢和我回去见我的父母吗?”她想起了翟欣欣去福建的时候一家人真诚待人,想起了当时翟欣欣夸赞弟弟,也想起了弟弟当时的绝望、无助和恐惧。翟欣欣没有任何表示。
 
 
 
双方在庭前会议交换了证据。苏家所请的律师在对比双方的聊天记录时,发现翟欣欣把很多聊天记录都删除了。对比完了之后,法官要求双方留下证据封存,手机也在其中。
 
 
 
但是翟欣欣拒绝将手机上交。她以各种理由向法庭申请把手机拿回去,但是均遭到了法庭的拒绝。
 
 
 
此外,翟欣欣的律师团队要求看苏享茂的死亡证书原件。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非常荒唐的要求,因为在遗体火化的时候,死亡证书的原件已经上交。所以苏家人能提供的只是复印件,翟欣欣律师团队甚至辩称“苏享茂可能是死于其他原因,而非自杀。”这让苏家人感到非常心寒。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说婚内41天公司一定有收入,要重新分割财产。这些行为让苏家人无比愤怒。
 
 
 
庭前会议休息时,翟父主动提出要和苏女士谈一谈,于是苏女士坐到了他旁边。翟父告诉苏女士,发生这个事情他也很痛苦,只是当时苏享茂着急要结婚。话说到这里即被苏女士非常生气地打断,因为一直以来都是翟欣欣着急结婚,即使苏享茂被打得眼镜有淤青,翟欣欣也依然要拉着他去领证。
 
 
 
“不管是不是我弟弟着急,翟欣欣这么做就是不对的。”面对着我,苏女士所展现的愤怒和当时并无太大差别。
 
 
 
当时的这种愤怒也延续到了庭前会议结束。苏家四兄妹在法庭外看到翟欣欣走出来,就一起冲了过去,想直接打翟欣欣一顿。但是她躲在了车的角落里,加上法警的阻拦,苏家四个兄弟姐妹最终也没有怎么够得到。
 
 
 
苏女士眼神突然有点凶狠,“如果我们能打到她的话,肯定会打的。管他呢,打死了再说。”7月底,苏女士再次前往法庭提交了补充证据。
 
 
 
苏女士说,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他们都会一直做这件事(让翟欣欣得到惩罚)。当然,还是希望时间不要太长。
 
 
 
 
 
 
在苏女士眼中,弟弟是家中的顶梁柱,也一直是家里的骄傲。
 
 
 
她印象深刻的是,苏享茂在读高中的时候,家里条件并不是太好。所以之前苏享茂读高中、大学的学费都是大哥苏享龙支持的。
 
 
 
在考上大学之后,苏享茂给姐姐的一封信里写到,考上大学让我觉得很内疚,因为农村家庭出来一个大学生,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一种负担。但是苏享茂也很争气,在大学期间经常拿到各种奖学金,还能接一些项目补贴,基本实现了自立更生。
 
 
 
后来他又考上了公费研究生,基本没花家里的钱。当时他就告诉姐姐,他以后要努力赚钱,赚很多的钱。
 
 
 
后来确实如此,苏享茂赚到了一大笔钱。他曾经兴奋地和姐姐说过,自己在程序代码上非常有天分。“他自称天才程序员。WePhone刚做的时候并不是太好,但是没多久他就修改好了产品,公司也走上了正轨。”说到这里的时候,苏女士的言语中都是骄傲。
 
 
 
苏享茂很孝顺,乐于分享。
 
 
 
他每年给父母二十万当做生活费,并且在老家给他们买了一间新房子改善住宿条件。他还给家里的所有人都送了新的iPhone手机。苏女士的手机摔坏了,苏享茂看到之后立马掏出自己的手机和姐姐换。
 
 
 
苏女士的孩子就读高中之后,教育支出加大。苏享茂就和姐姐说,他非常乐于对家里的后辈进行教育投资,不管是谁,只要能读书读下去,钱都是他来出。
 
 
 
苏享茂还非常会分享。他是个文艺青年,爱好看电影听音乐。遇到好看的电影会将之上传到云盘,共享给家里的每一个人邀请他们一起看。每当他买到了好穿的袜子或者衣服,也都会给家里的人买一些直接寄过去。
 
 
 
并且,在苏女士眼里,弟弟还是一个非常懂得呵护女性的人。苏享茂在家的时候,一家人出去玩回来,男人们都躺在沙发山休息等吃的,姐姐就在厨房忙碌。有一次他就和姐姐说,觉得姐姐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明明去玩回来也累了,却还要为大家吃饭而奔波。
 
 
 
也正因为这样,苏女士觉得自己的好弟弟是可以在婚恋交友网站寻找到美好的爱情的。“弟弟就是怀着美好的愿望前往世纪佳缘的。”但是苏享茂没想到,苏女士也没想到,没有得到丘比特的祝福,反而收到了催命符。
 
 
 
“我很不明白,为何翟欣欣至少也是离过一次婚,在世纪佳缘显示的是未婚。”苏女士说,等到和翟欣欣的诉讼程序告一段落,将会追究世纪佳缘的责任。
 
 
 
她也希望,通过弟弟的事能够促进婚恋市场的规范,让渴望爱情、婚姻的所有人不再心怀疑惧。使婚恋网站真正成为一座通向美好的桥梁。“因为爱情、婚恋应该是让人憧憬的、向往的。”苏女士还是愿意去相信生活,去相信美好的事情。
 
 
 
“这样子,弟弟或许也能得到一点安慰吧。”2018年9月7日这一天,去看看苏享茂之前,她这样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